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紫色的影子

风雨入心,阳光满面。

 
 
 

日志

 
 

蓉城丝语  

2016-12-26 14:37:46|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蓉城丝语 - 紫色的影子 - 紫色的影子
 
 (手机拍摄于成都望江楼公园)
 
 
 
 
 
       一、
       不能忘离开小城的那天,天地间六出齐开,琼花曼舞。我,轻轻地别一朵在襟上,海角天涯。
       当我再次在黄昏踏上蓉城的土地,仿佛不小心进入另外一个国度,一个既陌生又有几分熟悉的所在。蓉城,因五代十国时,后蜀皇帝孟昶偏爱芙蓉花,命百姓在城墙上种植芙蓉树,花开时节,成都“四十里为锦绣”,故成都又被称为芙蓉城,简称“蓉城”。
       感受一座城市,当从人、食、行及包括名胜古迹在内的地况风貌,乡俗人情......
       蓉城人说话语速很快,拖着尾音,便有了韵,让人一下想起了“吴侬软语”,煞是好听。自古蓉城出美女,当我一见女儿的视唱练耳老师,顿时惊艳!第一句话便是,这么年轻这么漂亮!无可挑剔的五官,白皙细腻的皮肤。也许得益于蓉城常年少见烈日,到蓉城几日,我还未见过阳光,每日薄蔼笼城,使人总疑在重窗浅梦中。空气的湿度很大,且温度又适宜,使人身心安然,放松。虽说蓉城的气候很养颜,但蓉城人是很聪明的,也很能吃苦,却也是最会享受生活的。我暂居的楼下有很多酒吧,每晚子夜时分,才有歌声传来。间或半夜当我从梦中醒来,耳畔却分明有歌声正酣......
 
 
       二、
       不论去多么繁华的都市,从不逛商场。我以为,商场只是提供人们基本生活需求的所在。而我想一点一点走近、触摸一座城池从古到今的脉络,沿着时光的河流漫溯,去聆听三国五代的呼唤,于广袤的时空中,与古今相融。
       到蓉城的第四天,我坐上34路公交车,去了青羊宫。因为青羊宫就在一环路,离我暂居之所只有几站地。
       青羊宫位于闹市中,始建于周朝,是全国著名的道教宫观之一。在公交车上,已见古木林立,与正值叶子黄时的银杏树或明或暗,阴阳错落。殿堂庄严、静穆,飞檐翘角。
       还未入宫中,迎面便是巨幅石刻,上书“道法自然”几个大字,这也是道家思想的精髓。“道法自然”语出老子《道德经》第二十五章,“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所以,“道”也许可以理解为万事万物的自然属性,本质。而“法”是个动词,可以理解为“遵循”。“道法自然”就是遵循万事万物的自然规律,“无”便是“有”,无为便是有为。
“道法自然”这几个字在整个青羊宫中,随处可见。
       这个季节的青羊宫,古老的殿堂掩映在一树树银杏下,树叶的明黄为原本静肃的殿堂增添了几许活泼与生气。殿堂一隅,白色的曼陀罗还在开。无意间抬头一看,发现自己正站在一株老梅下,枝杈间花蕾点点,生机盎然。再细看,竟发现开了一朵,淡淡的粉色,楚楚动人,使人不禁心生怜惜。正恍惚间,仿佛有梵音入耳。
       循音而去,来到三清殿。殿内火烛通明,香烟缭绕,磬钹齐鸣,鼓声幽远,一众道士齐着道服,正在做功课,不知道在唱什么经文。我像被定住了,有些费劲地迈进槛内,往前一步,再也动不得,只静静站立,双手合十于胸前,一阵清凉由心而生。我虽不懂这道场,不懂道士们吟唱的是什么经文,还是听到一种对红尘的救赎,对尘世的慈悲。渐渐地,我轻轻闭上眼睛,竟似有泪生出......
 
 
       三、
       客居蓉城的日子,虽无衣食之忧,并有足够的时间寻幽访胜,吟风弄月,但某个瞬间,孤独感却悄然袭来。即使明白一生中很难有这样的机遇,能静静品味、聆听一座城;明白生命里的一切境遇都是最好的安排,却缺失了人在故土时身心的妥帖与安然。
       每当此时,我便会不由得在心底想起一个人。他就是为避“安史之乱”,举家流寓蓉城,安身于浣花溪畔的草堂达五年之久的杜甫。在我离开熟悉的小城来蓉城前,曾不止一次想过,当年的杜甫迫于时局,不得不背井离乡时是怎样一种心境呢?越过时空,我深深地感受着他心底的悲凉、无奈,凄楚......
       或许幼时便读杜甫的诗词、文章长大,即使当时并不知道“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便是当年他在流寓蓉城时写下的传世名篇,但依然在骨子里与少陵相亲,仿佛亦师亦友,相识已久。而当我读到他在【茅屋为秋风所破歌】里写到:“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忍能对面为盗贼,公然抱茅入竹去。唇焦口燥呼不得,归来倚杖自叹息。俄顷风定云墨色,秋天漠漠向昏黑。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自经丧乱少睡眠,长夜沾湿何由彻?”时竟心痛地唏嘘不已......
       所以第二次到蓉城,我去了杜甫草堂,只想去看看他,就像去拜访一位老友。草堂因汶川地震遭到损毁,部分正在修缮,好在我还是辗转寻到了“花径”,虽然“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仍开着,只是主宾皆非。后又绕过上刻“心生万福”的万福楼,沿着一畔有清竹幽香,龙吟细细的青石小径,终于寻到了“草堂故居”今之所在。
       当年因靠山严武病逝,杜甫不得不离开蓉城流落荆、湘等地,草堂亦不复存。后五代时的诗人韦庄寻到草堂遗址,并重结茅庐。虽然现在我们能看到的草堂并非彼草堂,但终是一种精神与文化的传承,籍此,后人得以穿越时空与“诗圣”进行“心领神会”的交流,融合......
       黄昏时分,当我漫步在蓉城街头,置身于人海,孤独却再度袭来,夕晖暮霭的深处,冉冉浮现的是我在家时的一幕幕情景,我在市场买菜,我在修剪花草......彼时,我又想起杜甫,想他一次次遥望故园的情景,壮志未酬,有家难回,前路未卜,即使在蓉城的日子尚算安定,也难免生出“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的惆怅,叹喟吧!
       今夜,蓉城无月。我想,若是有皓魄临空,此刻,杜甫便独坐在草堂前的石凳上,邀清风明月同坐,三杯两盏淡酒,管它更深露已重?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