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紫色的影子

风雨入心,阳光满面。

 
 
 

日志

 
 

【原创】落花人独立  

2015-03-26 14:17:1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落花人独立 - 紫色的影子 - 紫色的影子

 

 

 

 

      前日有友问,很多日子不见你写新文字,是否在忙着?有友遥遥相望,相念,自是红尘幸事。即使相隔千山万水,当你含笑转身看向我的瞬间,我已经深深感知且如沐春光了。文字于我,多年来一路相知相伴,不离不弃。其实,我也曾在心里不止一次问过自己,春光明媚,春色如许,为何自己的心神好似还在浅浅睡着,迟迟不肯任春风满襟,春光入心?

 

      也许,人生如梦,本也没有梦里梦外的分别,又何必介怀醒着抑或梦着?这个春天,我依然在倾心聆听着所有来自春的讯息。细雨唤醒了枝芽,所有的绿意都在深藏后开始在天地间伸展,绵延...走过冬天,你会发现,所有的沉寂,不过是为了酿成一瓯浅香,和岁月一起沉醉,飞扬。

 

      这个春天,静居岁月,煮一壶茶,在一缕清音里,开始遐想。想那二十四桥明月夜,此夜是否依然有箫声传来?想那瘦西湖畔是否开满了琼花?若有雨,在个园的山石下听听雨或漫步竹海,看风过竹林,雨打清竹,一身琉璃,一心清明;有时也走进戴望舒的《雨巷》,轻嗅青石板上飘散的紫丁花香,然后依窗而坐,听橹声欸乃,漾开千古惆怅,由窗下迤逦而去,不知归处;有时也悄悄走进三月的婺源,那飞檐翘角的古村落里,到处都是香樟木的味道,到处可见黄灿灿的油菜花。或者干脆就在西湖边的那棵柳树下,发发呆,闲坐半天。

 

      这个春天,更想翻开一卷《诗经》,任那“桃之夭夭”,花瓣雨,拂落一身还满。但小城的气候,早春开在腊梅之后的便是梅花。所以,这个三月,惦记最多的还是植物园里的那片梅林。隔一段时间,便会去看看,梅树何时开始打苞,何时初绽新蕾,先开的又是哪片?哪里散落着几株美人梅?哪里又生着几株龙游梅,绿萼梅?不论何时何地,或行或卧,似乎总有梅香萦怀。昨天晚饭后,看夜空幽蓝、澄澈,星光漫天,一轮上弦月皎然。于是再次踏月步入梅林。一入梅林小径,顿觉花香袭人,却又不知香气由何而来。但我对这片梅林太熟练了,即使在夜色中,也知道哪里生着几株粉梅,哪里又是一片红梅。待循香而去,俯身闭目轻嗅,香气似又飘远了。漫步梅林,别说轻语,似乎连呼吸都是一种惊扰。好在周遭静寂,连鸟群也沉沉睡去了。红梅在夜色中并不鲜明,但那满树的沉郁,却像一群待嫁的新娘,只待春光晴好,便可其华灼灼,婉如清扬了。而白梅和粉梅,一袭素衣,月光下细看,则晶莹通透,楚楚动人。踱步梅海,身畔甚或眉间发梢都是花影重重,而我似乎也和梅树一样,散着香气。我在一片粉梅前静静伫立,地上已是落花如雪。透过梅树望月,花影月影错落,缤纷,一时又恍若梦中。梅花樽前香满衣,而我已是微醺...

 

      说起梅花,在《红楼梦》里,有一段描写宝玉冒雪去栊翠庵向妙玉乞梅的故事,画面尤其生动。之后宝玉生辰,妙玉派人送去贺贴“槛外人妙玉恭肃遥叩芳辰”,而宝玉自称“槛内人”回帖。在南怀瑾先生的文章里曾有这样一段记述,有记者问先生,您为什么没有出家呢?先生答:我从未入家,又谈何出家?所以,本也没有槛外槛内,在家出家之分。红尘中,又有多少隐者逸士无名无姓却如槛内人一般修行,持戒。

 

      而在《六祖坛经》里有这样一个故事:有一日,六祖慧能到了广州法性寺,值印宗法师讲《涅槃经》。时有风吹幡动,一僧曰风动,一僧曰幡动,议论不已。慧能进曰:“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这句话也许可以这样理解,若心不动,心无所住,则不论春夏秋冬,一一如是,了了无别。我从来与春花无染,亦与秋月或存在这世间的任何一种生物无别。所以,或沉寂,或怒放,且自在,且落落自然。

 

 

 

 

 

 

 


 

  评论这张
 
阅读(552)| 评论(4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