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紫色的影子

风雨入心,阳光满面。

 
 
 

日志

 
 

【紫色读书】遥远的绝响  

2011-09-06 09:57:27|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紫色读书】遥远的绝响 - 紫色的影子 - 紫色的影子

 

 

      子夜,读余秋雨的《遥远的绝响》。有人说,古今能称得上真风流的莫过于“魏晋人物晚唐诗。”阮籍与嵇康是何其真性情的名士?阮籍在听到一位素未谋面的既美丽而又有才情的兵家女孩的死讯时,前往灵前吊唁且大哭一场,只为青春而哭只为生命而哭。他去就任北军的步兵校尉的唯一理由竟然是听说兵营里的厨师特别会酿酒,且在仓库里珍藏了三百斛酒。用金印敲开酒窖的门,古今唯阮籍也!而随着酒香一起飘散出来的,是“魏晋风度”。他在得闻母亲死讯时依然铁青着脸下完未了的棋局,之后,饮酒两斗,口喷鲜血,痛哭欲绝。阮籍生于“后英雄时代”的魏晋乱世,但他“完全不拘礼法,在母丧之日喝酒吃肉,但他对于母亲死亡的悲痛之深,又有哪个孝子比得上呢?这真是千古一理了:许多叛逆者往往比卫道者更忠于层层外部规范背後的内核。阮籍冲破“孝”的礼法来真正行孝,与他的其他作为一样,只想活得真实和自在。”“如此干脆地扯断了一根根陈旧的世俗经纬而直取人生本义。”我想若阮籍在世,当他看到先生这样的理解,亦感欣慰吧!

       而那位曾在洛阳城外的大树下免费为乡亲们打铁的嵇康,更是厌弃官场仕途,视封建礼法为敝帚。他的人生理想是回归自然,回归真我。先生在文章里是这样形容嵇康打铁的。“ 一个稀世的大学者、大艺术家,竟然在一座大城市的附近打铁!没有人要他打,只是自愿;也没有实利目的,只是觉得有意思。与那些远离人寰、瘦骨伶仃的隐士们相比,与那些皓首穷经、弱不禁风的书生们相比,嵇康实在健康得让人羡慕。”

      魏晋乱世,阮籍和嵇康的言行举止无疑是看似荒诞且有悖于世情的,且最终嵇康因此遇害。于此,我想起先生书于篇首的一句话,或许这便是最好的诠释吧!“人们都会说他怪异,但在他眼里,明明生就了一个大活人却象虱子一样活着,才叫真正的怪异,做了虱子还洋洋自得地冷眼瞧人,那是怪异中的怪异。”文笔何其冰冷何其犀利!

       阮籍与嵇康不流于世,不羁不绊,追求的不过是属于自己的人生哲学,那就是庄子倡导的,“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兀自逍遥尘外.......

     “魏晋名士们的焦灼挣扎,开拓了中国知识分子自在而又自为的一方心灵秘土,文明的成果就是从这方心灵秘土中蓬勃地生长出来的。以後各个门类的千年传代,也都与此有关。但是,当文明的成果逐代繁衍之后,当年精神开拓者们的奇异形象却难以复见。”这是中国文化之幸亦是中国文化之悲!然“魏晋风度”给我们这些当代的普通人又带来怎样的人生感悟呢?人生的本义是什么?是否应该自然的生活,做自己,回归一个真实的自我呢?

         一千七百三十二年。此夜,让我自由穿越。耳畔依稀萦回着阮籍与孙登大师在苏门山间的那两声长啸,回响着嵇康在大树下“当......当......”打铁的声音,炉火熊熊,映红了他俊朗的脸庞,大滴的汗珠由着粗麻布的衣襟滑落......刑场上,嵇康十指抚琴,发丝飞扬,《广陵散》终成绝响。

 

 

 

  

 

 

  评论这张
 
阅读(309)| 评论(3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