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紫色的影子

风雨入心,阳光满面。

 
 
 

日志

 
 

【原创】江南雨  

2011-12-08 22:25:5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江南雨 - 紫色的影子 - 紫色的影子
 
 
   生于苏北,长于鲁东南。在广袤而简洁,只需寥寥几笔属于北国的线条里,雨给人的感觉是阴冷、薄凉,生硬而疏离的。下午,当我在叶子家听到这首《烟雨江南》时,轻灵而欢快的曲风让我想起那些已久远的关于江南雨的记忆。那时在赣州,临江而居。那雨顽皮的很,有时即使阳光妩媚也会突然飘起雨来,但你无需躲在伞下或檐端,因为那雨倏尔便杳然,因为那雨带着阳光的温度,携着泥土的芬芳与淡淡的花香在天地间将你轻拥。你只想扬起头,沐雨,听风,让它涤荡去尘间所有的芜杂。最好能赤着脚,在雨中或漫步或小跑 ......或静静伫立在雨中的江畔,但看雨落江面,随即雨雾氤氲婀娜,一叶扁舟悠然,独钓一江雨......
  《烟雨江南》给我们展现的是一幅柳风拂面去,双燕呢喃来的春天景象。也许那是西湖的雨,或漫步苏堤或在一壶龙井的香气里画舫枕雨眠,抑或那是白娘子初遇许仙时眸中晶莹的泪珠,千年等一回,却只为相遇瞬间;也许那是同里的雨,终走进梦中的古镇,今古相融,自在小桥流水,香榭廊棚,自是诗意江南;也许那是个园的雨,清竹幽香,龟背竹灵动可人,雨打在石屋顶,若“ 大珠小珠落玉盘。” 清脆悦耳,黄至筠与香客佳朋于假山下石室间的青石桌上对弈正酣 .....可我却感觉,那不是乌镇古街里的雨,六千年的沧桑,曾为春秋吴越边境,饱受战乱之苦,那雨是何颜色?那不是南京城的雨,六朝古都,南京大屠杀,今夕何夕,只有古城墙巍然,藏起沧桑,给后人留下沧海一眸,只有雨花石依然在手上指间莹润。可那是易安居的雨吗?“ 点点滴滴,空阶滴到明。” 是巴山夜雨吗?是六如亭的雨吗?朝云已去,“ 独弹古调,每逢暮雨倍思卿......”

曾两赴南京城,却始终不曾留下只言片语,只是静静地走,安静的用目光与心的温度悄然抚摸着历史的丝缕。中山陵、明孝陵、灵谷寺,无不厚重的使人无法言语无法呼吸。于是,我继续寻找.....直到我以过客的姿势走进烟雨中的莫愁湖公园。当我看到附近的居民有的在荷塘畔边弹边唱,旁若无人,声越霄汉。荷已残,只留下半池碧玉,枯落的身影却也沉静、安然。有三五一群在小树林里健身者,有成群结队随乐起舞者,更有一个看起来还颇有些专业味道由中老年组成的乐队,各色管弦却也热闹,其间站着的一位着红衣的女人正在唱《前门情思——大碗茶》,音域清亮,京韵浓郁。再看莫愁女始终恬淡的看着世间。于是心在某个瞬间被深深触动,继而变得通透起来。我想我已经找到了答案。出世,入世,再出世,这就是人生。那么何如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只擎一把油纸伞,听听江南的雨......

 

【原创】江南雨 - 紫色的影子 - 紫色的影子
 
 
 
 
 

 

 

 

  评论这张
 
阅读(315)| 评论(3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