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紫色的影子

风雨入心,阳光满面。

 
 
 

日志

 
 

【原创】他很爱我!  

2010-09-06 16:09:2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他很爱我! - 紫色的影子 - 嫣然紫色
 
 
  
如果没有你,
我的生命将从哪里起航。
秋来了,
拾一枚落叶,
不诉离殇。
 
 
 

 漂亮《花边》分隔线 - 亮剑 - ★亮剑★博客★

 

 母亲已经离开月余,但我却一直没有写一篇文字去怀念她。只是月余,却似数载,只是月余,天上人间永不相见。

 三天前,是母亲五七。之前的一天,迎着风,走在北方疏朗的法桐树下。一辆120救护车拉着长笛,从我的眸底如烟而去。看到那辆车的瞬间,一股浓浓的雾霭由眸底袭来,与心间的凉相遇化为微热的泪,落下。在那一瞬间,浮现在我脑海的是,八九个男人用一条床单将已陷入深度昏迷的母亲,从父亲住的六楼,由逼仄昏暗的楼道一步一步挪了下去。当母亲在担架上被推进救护车的刹那,母亲的目光在瞬间便失去了所有关于生命的华彩,我没能握住母亲的手,也没来得及把母亲拥在怀中,只有蕴含着爱的目光,紧紧地把母亲萦绕、拥抱。

 幽深的夜色里,遥跪母亲,我双泪长流,母亲!您请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父亲与妹妹,我们一定会好好生活。晚期,因原发病影响了母亲的智商与语言功能,母亲没有留下只言片语便走了,但她却选在了妹妹生日的那一天。三十年前,在苏北的某个绿野生烟的乡村,母亲在生妹妹时难产,一度涉险.......三十年后........我在瞬间顿悟,这就是母亲留下的唯一的遗言。虽然妹妹这些年生活的并不幸福,真实的情形一直都在瞒着母亲,但我想母亲是心知肚明的。离开,她唯一的牵挂便是妹妹,她以这种方式告诉我们,要照顾好小妹。

  晚上,去商店给母亲买供品。第一个念头就是看看有没有母亲生前最爱吃的蜜三刀和香蕉。母亲可是个名副其实的“香蕉大王”,在住院期间,我们每天都会去邻近的小商店给她买香蕉。并不多买,五六块钱的香蕉,母亲一天也就吃完了。她总是吃完了一个,眼巴巴的又盯着剩下的。远远地看见父亲来病房看她了,体重近二百斤的她一下子就从病床上坐了起来,大大的眼睛骨碌骨碌地转动着,看向米色的门。有时父亲便会变戏法般的从口袋里摸出一两样零食。有一次,父亲对母亲说,你看我给你买的什么好吃的?还是日本的呢!我拿过来一看,不过是一种日式的小食品。若父亲要回家了,母亲便有些不高兴的样子,坐起身目送着父亲。记得有一次,父亲去给母亲买水果点心去了。母亲难得的想跟我说说悄悄话,那也是我们母女间屈指可数的情景了。她说,当年村里还有其他的男人也在追求着她,父亲家看中了母亲的勤劳与朴实,托了媒人三番五次上门说亲。她说,小时候,便认识调皮的父亲,父亲逮鱼、摸虾、偷瓜、偷草、上树,样样精通。母亲说着说着,我的心随着母亲的诉说仿佛回到了那鸡犬相闻、炊烟袅娜的乡间,开满不知名字野花的紫陌间,年轻的母亲远远地看着喜欢的父亲,心乱了节奏。突然,母亲压低了嗓子,把头往我面前凑了凑,脸颊绯红,眸里跃动着星星的光亮,小声说,你知道吗?他很爱我!我也很爱他,我们结婚这几十年,一直未曾改变。母亲的这句话让我感慨万分,之后的很多个日子,她的这句饱含着深情的话语便一直萦绕在我耳畔。母亲从九四年便患上严重的抑郁症,曾为军医的父亲放弃了所有进修升职的机遇,以海的姿态,日复日年复年二十年如一日的守护着母亲,不离不弃。可以说父亲这一生只有一个病人,便是母亲。他为母亲苦苦钻研医学,时常能见到父亲带着一副大而厚重的暗红色老花镜,翻看着一本本已然泛黄的医书。一年365天,父亲一天三次把药数好,放在母亲的手中,然后递过一杯早已倒好温度正好的白水。父亲屈腰的背影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父亲对母亲的爱,如此博大而宽广,如此细腻而绵长。在母亲住院时,我们曾请来精神科的专家对母亲的病情进行会诊。病房外,专家直言不讳的对我们说,若不是你父亲这些年的精心呵护,你母亲早就没有了……所以,母亲的这一句“他很爱我!”让我禁不住泪眼婆娑。

 母亲的病情时好时坏,今年的大年三十也是在医院度过的。宽大的玻璃窗上挂着我从市场上买来的红色的金鱼,鱼尾下方缀着长长的流苏。年三十晚上的日照,路上都是雪后的厚冰,我一步一滑的找到院外没歇业的一家小饭店,煮了水饺,又做了两个菜。我站在火炉边等着,店内的灯昏黄着一双渴睡人的眼,寒冷的空气里弥散着一股碳抑或其他使人不舒服的味道。

【原创】他很爱我! - 紫色的影子 - 嫣然紫色 后来,母亲竟然是认不得我们的。我和她之间,最频繁的对话是,告诉我,我是谁?你是谁?1加1等于几?母亲有时还好,有时便睁着一双婴孩般的大眼睛,茫然的看着我,唤我为妹妹,称父亲为爸爸,记忆仿佛被搁浅在一个不知名的所在。我也轻快地答应着,低了身子继续给她翻身、按摩。每次去食堂打饭,因为担心一个人呆在病房的母亲,总是鸟儿般急急飞着,掠过低矮的长着松针的松树丛,看一眼如洗的碧空中飘着几片云朵。食堂里总是杂乱着拥挤着,衣裳总会蹭上别人手里拎得装满食物的塑料袋,留下斑驳的油渍。总是无暇顾及那点点油渍,拎着吃的东西,又跑回病房。看到母亲安然无恙还好,但有时她竟然自己把留置针给拔掉了,血一滴一滴滴下来,在白色的床单上如花般洇开........

 为了防止母亲的小腿肌肉因长期卧床而萎缩,致永远无法行走,每天总是要陪母亲下床锻炼一至两次。一边搀着一边鼓励着她,今天走到开水房了今天走到护士办公室门口了。记得有几次,母亲腿一软,坐在了医院走廊里,再也无力站起来。我抱着腰围一米多,体重近两百斤的母亲,咬着牙齿用尽全身的气力,也无法把母亲从地上抱着重新站起来。只能与母亲相拥着坐在走廊里,大声叫护士.......

 记得年前,刚刚出院的母亲在家再度陷入深昏迷。打了120,然后找来七八个叔叔大爷,用床单把母亲抬上救护车。那次,一入院,医生就下了病危通知,都说很难熬过那夜,让我们准备后事。父亲和小妹都各忙各的去了,那个下午,我独自守着紧闭着双眸的母亲,泪,终于如雨般飘落。不知过了多久,泪痕已干,隔着护栏,我侧着身子,望着大大的玻璃窗。此时,微风抚弄着镂着暗花的浅米色窗帘,一米阳光透窗而入.......那一抹光亮啊~原来即使在生与死的边缘,依然有阳光,即使空气中弥漫着的是死亡的味道,阳光依然灿然.......

 在昏迷了两天两夜后,母亲终于醒了过来。她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眸光如水看向守护在她身边的我,说,宝贝!如果没有你,我怎么办啊?那是她醒来后的第一句话。照顾母亲十个月,那是母亲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说出那样的话。忍着欲夺眶而下的泪,我转过身体,不想让母亲看见。

 

漂亮《花边》分隔线 - 亮剑 - ★亮剑★博客★

 

 山芋豆爬满低矮的用树枝插就的菜篱,白胖的肥猪在圈里吧嗒吧嗒吃着猪食,鸡群在散步,两条狗在打架,远处是无边的绿野,金城河在身后潺湲,流向远方。那遥远的乡村,我和母亲相依为命。漫天星光下,打谷场上,在泥土与各种庄稼混合的气息里,我沉沉地进入梦乡。醒来时,才发现不知在何时已被在地里忙了一天,很晚才回来的母亲抱回温暖的床上;漆黑的夜里,母亲用手推车推着高烧的我,深一脚浅一脚的去找医生;低矮的厨房里,我帮母亲烧火,肩上搭着毛巾,跳动的火光映红了小小的我,缭绕的烟气里,汗如雨下;土屋前,母亲捏着一根小树枝,作势追赶着犯了小错误的我,却从来没有追上过;寒冷的冬天,母亲背着用军用绷带打好的纸箱,怀里抱着妹妹,手里牵着我,从一列火车赶向另一列火车,时光在列车间交错,记忆也在列车间定格成生命里的永远。

 2010年的7月28日晚,爱美的她容颜如昨,含笑离去。我们都是如此爱她,她是无憾的!在母亲离开的路边,花香袭人,彼岸花,开得正艳.........

 

 

【原创】他很爱我! - 紫色的影子 - 嫣然紫色

 

 

  评论这张
 
阅读(474)| 评论(9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