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紫色的影子

风雨入心,阳光满面。

 
 
 

日志

 
 

(原创)梦  

2010-05-04 21:54:2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一棵开花的树 - 紫色的影子 - 嫣然紫色

 

(原创)一棵开花的树 - 紫色的影子 - 嫣然紫色

 

  无声无息地伫立在夜未央,忧伤若水,箫音如花。身畔珊瑚丛绚烂,鱼群婀娜,分不清是泪还是咸涩的海水,魂灵在幽深的海底,一梦不醒……

  离开电脑,才听到窗外传来急急的雨声,忽地担心起白日刚刚遇见的那一棵开花的树来,残白带泪,零落一地.........

  那日,阳光晴好,踏着一路细碎的光影,去临海小筑探看自己数天前播撒下的三畦茼蒿两畦生菜。蹲在菜畦畔,看着“小家伙们”挨挨挤挤地簇拥在阳光下那矮墩墩的身子,有的还歪歪扭扭地戴着一顶尚未脱落的菜壳“帽子”,使人不禁莞尔。房前几畦豆,屋后几架瓜,一直是我理想中的生活。大抵每一种事物的产生,都存在因果律。我对土地的眷恋,与幼年曾生长在农村有关。姥姥家屋前的木篱上攀爬着山芋豆,屋后,有几架葡萄,还有几株桃树,只是往往等不到桃子真正的熟透,上面尚附着一层白细的茸毛,便急不可待地摘了下来,用手抑或拽起褂子的一角胡乱地蹭几下,便塞到嘴里啃起来,但除却淡淡的青涩毛桃通常是没什么滋味的。而在土垒的灶底,用筷子戳在刚从田间摘下的玉米棒的尾端,在跳动的柴火上,不停翻转,直到玉米粒的表面烤成金黄色,香味随袅袅的炊烟绕着西天的绯云.........那香甜的滋味至今在鼻息间萦回。而那些在等待着晚归的母亲的夜晚,年幼的我便蜷缩在漫天星光下的打谷场上的某个角落,夜幕是宝石般通透的湛蓝,残月如钩,不论脏否,便在泥土混杂着玉米黄豆红薯及荷花荷叶清香的气息中,管他蟋蟀哼唱着小夜曲,青蛙在暗香中引吭高歌,兀自沉沉睡去……

 离开故乡多年后,在蓦然回首的瞬间,才发现自己的根早已深深扎在那片仿佛连空气都是绿色的大地上。我在这头,故乡在那头,不过咫尺之遥。

 于是,在有暇时,便拿着小铁锹开了一小块地。伫立在水之湄,麦苗青青,油菜花开到荼蘼,阳光妩媚,几株杉树一字排开仪仗队般守护着这在水一方。迎着清新的风,一颗心都醉了。或许,播种下的并不是种子,而是对生命的畅想。

(原创)梦 - 紫色的影子 - 嫣然紫色

  裸着白皙的脚,着一双烟灰色的平跟鞋,顶端缀着花,如菊般绽开着。五月,轻轻走在银杏初展鹅黄小叶的疏影间,去是归,归是去,于来处来,于去处去,时光若水,韶华似梦。不远处这一丛灿黄,那一丛嫣红,空气中氤氲着花草与阳光混合的味道,被五月的风梳弄着,自是一张妩媚的眉眼。

  不觉,来到月潭。拾阶而下,未至水畔,先被一种声响吸引,风声?水声?揣着几分好奇,循声而去。乃至双脚踏上悬浮于水面、依水势而建的灰色木桥,才发现因风大,故平常波光潋滟、静碧如一块前朝古玉的月潭,此刻,碧波惊岸,水花四溅。浮桥下红色浮萍悠然,新生的芦苇倚风立着清秀的身子。好想做一支苇笛,轻轻吹响;好想脱下鞋,光着脚在木桥上奔跑........又怕扰了这份静谧。依桥而立,面对一潭清幽,“天地有大美而不言”,阳光里,缓缓合上双眸,静静聆听这天籁之音.......一瀑飞天,奔涌山间,水声滔滔若“大珠小珠落玉盘”.......不,抑或这水声更似由那“焦尾”发出?一段被焚的梧桐木,却因偶遇蔡邕而成千古名琴;还是那“绿绮”?风过有声,声声都是相如与文君。........不,不,这水声更使我想起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两岸酒肆的灯影倒映在夜晚的秦淮河上,和着风声水声一漾一漾,耳畔随风飘来几声女子的吴侬软语,细听,却是杳然,只有水声依旧.........

  轻缓地走在木桥上,东侧随意的站着几株柳树,人来鸟不惊。与他处不同的是,这几株柳树的枝条有些凌乱地蜷曲着,似刚睡醒的女子,星眸惺忪,蓬乱着刚烫过的发,脚上的绣花托鞋,竟然一只为红一只为绿,想是昨夜三杯两盏玉影流霞,酒意未消。

  “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这是庄老先生崇尚的精神境界。我想我是不虚此行了。而台湾已故著名的一代国学大师,钱穆老先生,亦在临终遗作中说,他想了一辈子,也研究了一辈子的中国学问,最终认为中国的精神与文化的最高境界是“天人合一”。今年的冬天特别漫长,四月飞雪,数天后,却已进入炎炎初夏。当人类在自以为聪明的征服自然掠夺自然、与自然割裂时,我们的春天在哪里?

 

   沐着五月的阳光归来,发现与自己所居小区只一墙之隔的大院中,一片凌乱之上,赫然倚风而立着一株不知姓名的树,褐色写意的枝杈间,怒放着一簇簇素白的花。原来风景并非在别处。

 

  窗外雨声依旧,使人想起南方的雨夜,雨珠落在屋顶的青瓦上,清脆悦耳。突然想到黛玉葬花葬的是自己,从自然的角度看则没什么意义。花开花谢,一样寻常一样美丽。于是,酣然入梦.......

   

 

  评论这张
 
阅读(506)| 评论(1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